诗人万之译《尼尔斯骑鹅历险记》新译本问世瑞典国民读物原是教科书

小小的尼尔斯骑在一只公鹅背上,跟着大雁们游历整个瑞典,从南方的平原一直到北方的高山,瑞典女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塞尔玛·拉格洛夫的代表作《尼尔斯骑鹅历险记》问世100多年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ommunitystrategist.net/,赫格尔被译成50多种文字,受到世界各国孩子的喜爱,被誉为“过去、现在和将来,大人小孩都喜爱的永恒经典”。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尼尔斯骑鹅历险记》是作为瑞典中学生的历史地理教科书诞生的。26日,由瑞典籍华裔诗人万之操刀翻译的新版《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在沪首发,目前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任教的万之说,《尼尔斯骑鹅历险记》的魔幻现实色彩与莫言作品有异曲同工之处,这或许也是瑞典读者读到莫言作品倍感亲切的原因之一。

在开始创作小说处女作《尤斯塔·贝林的萨迦》之时,塞尔玛·拉格洛夫还是一名乡间高中老师。这部浪漫主义小说成为她的成名作,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也成为瑞典演员葛丽泰·嘉宝的银幕处女作。此后,塞尔玛·拉格洛夫又创作了为其带来国际声誉的《耶路撒冷》等一系列其他作品。

当瑞典全国教师协会委托拉格洛夫创作《尼尔斯骑鹅历险记》时,可能不会料到这部儿童读物会成为一部世界名著。故事里的美好成长,从冒险开始。三月里的一个清晨,不爱学习、调皮捣蛋的少年尼尔斯,因捉弄一个小土地神而变成了拇指头般的小人儿。新尼尔斯骑鹅历险记一群大雁刚好经过,他家的大白鹅意外带着尼尔斯飞上了天空。小尼尔斯跟随雁群,开启了跨越千山万水的冒险之旅。小读者在跟着尼尔斯一起骑在鹅背上飞越瑞典全境的冒险过程中,不仅能了解瑞典的自然地貌、历史、传说和童话,还经历了主人公从一个调皮捣蛋爱偷懒的男孩成长为一个勤劳勇敢善良的少年的蜕变过程。正是其寓教于乐的趣味性和知识性使得这部作品成为20世纪最有影响力、读者最多的儿童小说之一。

拉格洛夫的小说充满理想主义、想象力和精神感知力,这些特色为她赢得诺贝尔文学奖,她也是第一位获得这项荣誉的女作家。同时,拉格洛夫也是负责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学院有史以来第一位女院士,并成为第一位肖像登上瑞典纸币的女性——和她的童话小说《尼尔斯骑鹅历险记》中的场景一起。

原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瑞典学院院士谢尔·埃斯普马克评价,由于融合了传奇和现实,写于1906年的作品《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具有让人吃惊的现代特色。这种把想象和现实结合起来的方式,可以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马尔克斯那里可以看到,也可以在莫言那里看到。万之的妻子陈安娜是莫言大部分作品的瑞典语译者,万之回忆,当安娜的母亲第一次读到莫言小说的瑞典语译本时就感叹“和拉格洛夫《尤斯塔·贝林的萨迦》很像!”陈安娜则说,她这个年纪的瑞典人几乎都读过《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尽管当时这本书已经不再是必读的教科书,“我们在儿时读的大部分是这本书的片段,成年后重新再读,发现竟然比小时候印象中的还要有趣”。“作为一个普通的瑞典人,我为这本书在中国的新译本问世,为更多中国读者有机会读到这本书而感到高兴。”陈安娜说。

自引入中国后,《尼尔斯骑鹅历险记》版本众多,但全译本凤毛麟角,万之译《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底本为瑞典Albert Bonniers AB出版社1906年权威定本,书中还配有161幅原版插图。万之说:“我的翻译原则是尽可能忠实,忠实于原作。不随便添加一个词,也不轻易漏掉一个词;没有必要我也不改动句子的结构。这也包括忠实于原作的风格,原作的风格简洁之处,也要同样简洁。”

“拉格洛夫是拥有写作天才的作家,她的创作状态很松弛。”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说,《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充满高贵、唯美的气质,同时,打游戏冲关一样的情节设置又极具现代感,尤其令她欣赏的是,书中的主人公“拥有一种现代人似乎不具备的寻找幸福的途径”。

“这部800多页的厚书对于当下国内童书出版市场来说,是有些反潮流的。很多出版商都希望把长作品切分成短作品,或是干脆要求作家不要写得太长。”秦文君赞赏《尼尔斯骑鹅历险记》以全本面貌呈现在中国读者面前。谢尔·埃斯普马克则在推荐序中写道,“语言会成长,译本会老去,而原作却依然青春常在。衷心希望塞尔玛·拉格洛夫有关小尼尔斯的这本传奇,在万之翻译的全新中文版中,吸引更多新的热情的中国读者”。